我拎起小背包,召唤出来鬼抬轿。

上了鬼抬轿,我跟平凡哥说道,“去阴间向南家里,找你主子。”

“好。”平凡哥点了点头,等我坐稳后,便飘起鬼抬轿,朝阴间的方向而去。

不过一会儿,,外面便传来了向南欢快的声音,“哎,姐姐来了。”

随后鬼抬轿也停了下来,我掀开轿子帘子,就被一双健壮的手臂搂在了怀中。

“小东西,来的够快啊。”头顶传来了商渊的声音。

“你大少爷来找我,我哪敢不速度点呀。”我抱着商渊的腰,在他怀中抬起头,笑嘻嘻的说道。

“姐姐,快过来喝茶,这是姐夫带来的好茶,虽然我不会喝茶不知道茶的好坏,不过云儿说这茶是极品,有钱也买不到的那种极品。”向南坐在茶几边,朝我欢快的招呼。

“姐姐,姐夫送来的好茶真的好喝。”慕云儿也笑着说道。

商渊朝平凡哥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去。

随后平凡哥就带着鬼抬轿离开了。

商渊牵着我的手,往茶几边走去,坐下来后他递给我一杯茶,笑着朝向南说道,“你姐姐喝茶从来就不会品茶,看,依然如此。”

俏皮可爱的麻花辫美眉好清纯

而当商渊说完这话的时候,我已经把一杯茶部倒进嘴巴里咽下去了,所以这杯好茶究竟什么味道,我还真没品出来。

对我来说,茶就是用来解渴的嘛,只要不是特别难喝,我觉得对我来说都没多大关系。

而向南瞪大眼看着我,慕云儿捂住小嘴对着我偷笑。

我白眼一翻,理直气壮的说道,“怎么的,姐这样喝茶不行么?”

“姐姐,你这真是浪费了这好茶了,早知道给你一杯白开水,完不浪费。”向南一脸惋惜的看着我手中的那个空杯子,说道。

“没事,真的东西,可以给小东西浪费。”商渊笑着说道。

“哎哟,这话我爱听,来,亲一口。”我凑到商渊脸上,吧唧一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现在时间不早了,不如,我们去休息吧。”商渊黑眸一沉,唇角勾起一抹笑意,说道。

“现在还很早啊,按照阳间的时间来算,才九点半而已,这么早就休息了?”向南脑子一时没拐过弯来,说道。

当然,在阴间,是没有白天黑夜之分的,所以到现在这个时候,外面的天色也是跟黄昏一样的。

“傻瓜,我们去外面逛逛吧,让姐夫跟姐姐去休息一下。”还是慕云儿醒目,她红着脸,拉了拉向南的衣袖,说道。

“噢噢,行,那姐夫姐姐,你们好好休息,我们会晚点回来的,你们可以尽情的休息了。”向南终于反应过来了,他朝我们暧昧的笑,还把最后那句话的‘尽情’两字给说加重了语气。

这孩子,真是学坏了,还记得以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还是个第一次跟人发生关系的小男鬼,没多久时间,已经变得这么懂事故了。

“好,懂事,姐夫下次给你们多带点好货来。”商渊满意的说道。

“行,姐夫,那你们慢慢玩,我跟云儿出去了。”向南笑嘻嘻的说道,随后便拉着云儿,飘出了屋外。。

而商渊要拉我走,我连忙拉住他,跟他说道,“等等啦,我有事跟你说。”

“什么事不能在床上说?”商渊朝我勾了勾唇,暧昧的问道。

“讨厌,说正事啦,去床上你哪里还有时间让我说正事。”我脸一红,不禁白了一眼商渊。

“好好,长话短说,你要跟我说什么正事,洛神国出事了?”商渊叹口气,他往后靠在沙发背上,随后他手一伸,就把我拉到他膝盖上坐了下来,继而把我圈在了他的怀里。。

“这样下去的话,不但洛神国出事,就连你们商国也会出事,不,就连整个阳间都会出事。”我叹气,皱着眉头朝商渊说道。

“如此严重?说吧,是什么事情竟然有这么严重的后果。”商渊双眉一挑,一脸好奇的模样。

“还不是你啦,你昨晚竟然去找十八岁的你,我说我的夫君,你咋那么爱吃醋呢,连自己的醋也吃,现在好啦,你这去找了十八岁的你,一定想不到十八岁的你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吧?”我不禁没好气的瞪了眼商渊,这家伙,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对你怎么了?想强行压倒你?”商渊这会儿可是一脸严肃了,朝我问道。

“什么鬼,难道你连自己的人品都信不过?”我不禁连续翻了几个大白眼,瓦擦,哪里有人这样想年少时的自己的?

真当自己是会强迫姑娘的没品男人啊?

“难说,毕竟你不能低估你的魅力,你可以让我们做一切不计后果的冲动事情。”商渊耸了耸肩,看少年商渊对我没做什么事,他才松口气,悠然的说道。

“你这是夸我呐?”我不禁失笑,好吧,这夸得让我十分受用,这家伙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当然,这种夸奖,我家小东西值得拥有。”商渊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啧啧啧,兄弟,今天嘴巴贼甜了耶,怎么,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么?”我不禁啧啧有声,今天的商渊是肿么了,竟然这好话说个不断的。

“如果你尝一尝,会觉得我的嘴比想象中更甜一些。”商渊笑了起来,还直接凑过来,就覆盖在了我床上,给我结结实实的一个人热吻,知道我差点喘不过气来了,他才放开我,把我压在他的胸口。

而我已经感受到他身体的某个位置的变化了,吓得我立刻动也不敢动,就怕一动,这家伙就不谈正事,直接拉着我跑房间去翻云覆雨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恢复了平静。

“那个,你的十八岁,他今天一大早,拎着包袱,搬到我们住的别院了。”我挑了挑,看向商渊,朝他说道。

“什么?那小子竟然搬到你那儿去了?”商渊一听,立刻皱起眉头,神色可不悦了。

“而且,刚好住在我的隔壁,长君因为你的原因,他把自己的房间腾出来,让给了十八岁的你。”我耸耸肩,幸灾乐祸的说道,“这靠你昨晚进入他的梦境的结果。”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biyong安卓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