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app安卓版在线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陆爵风扔掉刀叉,看到白芷手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

   他拉起白芷的手,把她带进包间的洗手间。

   水龙头被开到最大,凉水冲击着手背,减缓那种火辣辣的疼。

   白小爱也跟着跑进来,瘪着小嘴,大眼睛里写满了担忧,“妈咪,对不起。”

   “小爱,妈咪没事,只是有点红而已,不用担心。”

   说是有点红了,但是白芷的手背却起了一个小水泡。

   陆爵风微皱着眉,走到门口吩咐手下的人,“尽快送一些烫伤药。”

   “是。”

   几分钟之后,保镖把烫伤药送进来。

   陆爵风抓着白芷的手腕,亲自把药膏擦在白芷的手上。

   药膏清凉,擦到皮肤上,带走灼痛的感觉,陆爵风的动作轻柔,神情专注,就像在呵护一件稀世珍宝。

   浴缸里的小清新花瓣美女

   白芷抬头,看到陆爵风完美的侧脸,从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他纤长的睫毛。

   平时被他的眼神震慑的,没有仔细看,现在她才发现,陆爵风竟是个睫毛精!

   白芷微微怔住。

   “妈咪,要不然我们去医院吧。”

   白小爱一脸歉意地看着白芷。

   看到小爱写满了愧疚的大眼睛,白芷心疼的不得了。

   “小爱放心吧,妈咪没事。不要哭了,赶紧坐回去,多吃点饭,妈咪就不疼了。”

   白小爱半信半疑。

   白小可看着白芷发红的手背,“妈咪,我喂您吃吧?”

   说着,他就拿起小碗,往白芷盘子里折腾吃的。

   “小可,小爱,都坐回去吃饭。我来照顾们妈咪。”

   陆爵风直接坐在白芷身边,修长的手指拿着叉子,把牛排送进她的嘴里。

   白芷看着被陆爵风切得方方正正的小肉块,忽然觉得,吃了他味的东西,今天就不单是手疼,胃更疼。

   白芷不张嘴,陆爵风的手就她面前定住,那眼神就像是在说,如果她不吃,他就硬塞进去。

   白芷只好乖乖张开嘴,陆爵风把食物送进去。一顿饭,白芷觉得自己像个机器人,完全受陆爵风的摆布。

   碍于两个孩子在场,她却不能发作。

   吃完饭后,四个人从包间离开。

   小爱看到餐厅出口附近的儿童游乐淘气堡,顿时眼睛亮了。

   “想去玩吗?”

   “嗯!”白小爱立刻点头。

   白小可却在旁边给白小爱使眼色,微微地摇了摇头。

   白芷看到两个孩子的小动作,却没有说破。

   “小可,小爱,们去玩吧。妈咪在这里等着们。”

   得到白芷的首肯,白小爱顿时乐了,“好耶!谢谢妈咪!”

   她拉着小可的手,“哥哥,走吧。”

   白小可像小大人似的,拉住小爱,嘱咐陆爵风,“爹地,您照顾好妈咪。”

   “小可放心,爹地会照顾好妈咪。”

   说着,陆爵风的手还轻轻地搭在白芷的肩膀上。

   看着两个小家伙钻进淘气堡里,白芷从陆爵风身边躲开,“陆少的演技居然比我这个专业演员还好,就没考虑过去演一部戏,去赢个影帝?”

   陆爵风看了一眼自己落空的手臂,睇视着白芷,“如果不是为了孩子,以为我愿意和演戏?”

   陆爵风转过身,看着白芷的眼神恢复了一贯的冰冷,“白小姐,拿着合约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有演技,可是我并不满意今天的表现。

   先别急着反驳,我并不在乎演技如何,但如果被小可和小爱孩子看出来,我绝对不饶。”

   白芷表情微微一滞,对上陆爵风的目光,她的眼神却越发清冷,“放心,经过今天的试验,我已经差不多弄清陆少的戏路。以后,肯定能接上的戏。”

   陆爵风却并不打算继续纠结这个话题,他话锋一转,“关于江浩陷害这件事。我的人发现江家涉嫌行贿,并且顺藤摸瓜揪出一个贪官。很快公检法就会介入调查,到时候,江城的人们会感谢。”

   白芷挑眉,听到陆爵风这么说,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陆少,我并没有那么伟大,也并不需要任何人的感谢。我最初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

   虽然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是没有人愿意被人污蔑。而且我还有小可小爱,他们是我一生中的珍宝,我不希望因为自己的背负的污名,对他们的成长造成任何不良影响。”

   白芷紧盯着陆爵风,眼神中锋芒乍现。刺激着陆爵风的所有感官。

   她再提醒他,曾经说过多少讽刺她的话,做过多少污蔑她的事。

   呵,又是这个眼神!

   陆爵风微微眯起眼眸,“有很多方式证明自己的清白,可以解释,可以示弱,可是求我,无论如何,我都会看在小可和小爱的面子上帮。但是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

   示弱?求饶?

   她没听错吧!

   呵,陆爵风现在说的倒是轻松,可是他也不好好想想,当时出事的时候,他是怎么对她的。

   他给过她解释的机会么?

   假如她真的示弱,可能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白芷忽然笑了,绝美的脸上,这一抹微笑,就像冰雪高原上最圣洁的雪莲花绽开的瞬间,惊艳无边,却有带着高不可攀的冷漠。

   “谢谢陆少的提醒。但如果这些帮助是用卑微的姿态祈求来的,我宁愿不要。所以提出的那些方式,我现在不会用,以后也不可能用。”

   陆爵风听着白芷的话,倒是没有什么意外。

   这个女人总是能把好意曲解。

   白芷眸光一转,“说到这里,陆少不打算向我道歉?”

   “道歉?”

   陆爵风看着白芷,就好像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

   “没错,因为冤枉我。”

   “错的是别人,我为什么要为别人的错误买单?如果这也要道歉,那新闻报道上经常写到有女人为了我自杀,难道我也要为她们的死负责?”

   白芷忽然笑了。

   这两件事情能相提并论吗?

   可陆爵风高高在上,理直气壮地告诉她,这都是别人的错。

   轻描淡写的把她所遭受的不公平抹去。

   好一个别人的错!

   “可又凭什么借着别人的错惩罚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