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伯光没有把内心里的想法告诉令狐冲,恐怕令狐冲就要后背生寒了。本来田伯光并无那方面的想法,但与令狐冲接触后,忽觉令狐冲这张脸还有吸引力,他和林平之都有这样的心思,要是三人一直结伴而行而没有闹出乱子的原因。

令狐冲还没有发现田伯光的异样,可旁观者清呀,吴天已到了大会中,只是没有现身而已。他亲眼瞧见田伯光望令狐冲的眼神就像一个女人流露出喜欢情郎一样的光芒,他一身的鸡皮疙瘩顿生,太恶心了。心中不由暗想道:“难道修炼葵花宝典的人都有这样的性取向?太不可思议了。”

令狐冲可能跟田伯光已经很熟了,所以没有察觉到田伯光的变化,尤其他的胡子早已掉光了。不过林平之的变化却是阴冷,一副生人莫近的冷漠。其打扮在这里已然更换,并未穿着他最喜欢的红色衣裙,林平之的性格越来越偏向于女性,这种变化也只有田伯光察觉,只是他没有罢了,因为他也是这样的变化,越来越讨厌男人的行止。

吴天瞧着三人,幸灾乐祸地轻笑道:“真是有趣,东方不败养了杨莲亭这样的白脸,田伯光和林平之难道要师徒两个一起供养令狐冲这个白脸?要是这样的话,那这个江湖就太有看头了。”

心思忽然一转,吴天目光看向余沧海和王元霸,不由暗叹一声可惜。余沧海今天是必死之局,王元霸会不会死,就要瞧林平之的心情了。现在的林平之已非昔日的林平之,为了家仇已让的心蒙上了一层变态的疯狂,王元霸要是察觉不到林平之的变化,仍要以长辈的身份自居,那王元霸今天死也成为这次大会的开场添头。

擂台上,林平之冷冷地望着余沧海,未重视王元霸眼中闪过的杀机。王元霸从成名以来,未曾受过这样的耻辱。不要林平之了,就是他儿子只怕王元霸也会毫不犹豫地杀了。在这样的人心中,面皮胜过生命。

余沧海瞧着王元霸的神色变化,心中有了计较,只要他与林平之硬碰硬,让林平之忽略了王元霸的存在,那今天林平之必死无疑。作为江湖中的老狐狸,其斗争经验何其丰富,岂是林平之这个江湖菜鸟所能比的。

田伯光瞧着余沧海的眼神,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料定吴天已来了大会,只要到了少林,他就不怕这些自诩正派的人对他下杀手,何况他和林平之师徒两人都修炼葵花宝典,想走还不容易?

余沧海想借王元霸之手干掉林平之,可余沧海没有料到他也回来,他现在仍没有露面,目的就是在关键时刻救下林平之。他也是江湖中的阅历非凡的人物,其江湖地位仅次于吴天和东方不败两个邪道中的大鳄。

下面不少名门都没有出声,毕竟青城派灭了林家满门这是事实,睁眼瞎话,至少他们无法开,只得以沉默面对这样的尴尬之境。不过恒山的定逸师太倒是露出了鄙夷的目光,余沧海屠了林家满门早已成了既定事实,人家上来寻仇,没有谁敢半个不字。何况林平之也没有在江湖上作恶,就是想帮同道,也没有充分的理由。

何况冲虚道长来了又立即下山,显然吴天也来了,只是不知在哪个地方藏匿了起来。冲虚道长的离去,给了正道不少震动,若非顾忌少林面皮,其中就有不少名门也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少林发下名帖邀请时,可是言及吴天不会来少林,现在却察觉到吴天来了,王家灭门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不然少林到现在也没有出来制止林平之与余沧海的恩怨,还不是害怕林平之在少林出事,会引来田伯光对少林佛门的敌意。以田伯光现在的江湖地位,若与少林为敌,那少林将永不安生,不知要有多少佛门弟子死于其手。

双马尾漂亮学生妹甜品店写真图片

余沧海忽然朝下面的宾客朗声道:“诸位同道,今日是余某与林家的恩怨,犬子死于林家之手,这是事实,林家要寻余某报仇,余某寻林家报仇,都是私人恩怨,与今天武林大会的目的不相干,待余某与这个孽种了结恩怨,余某再给少林赔罪。”

王仲强和王伯强两兄弟纷纷退到父亲身边,低声道:“爹,现在先让余观主与那逆子对决,如果那逆子死在余沧海手中,那妹子也该含笑九泉。”

王元霸颔首道:“的确不错,你们妹妹因这逆子惨死,着实该给以惩处,若非这个逆子胡作非为,也不至于让林家有此一难。”着,不由低声道:“你们仔细看好,要是这逆子死了,余沧海又重伤,你们不妨出手干掉余沧海。”

王伯强和王仲强两兄弟心领神会,慎重地点头道:“孩儿知道如何做了!必不会丢了王家的名声。”

此时令狐冲已去了一个角落,他也知道现在不该与田伯光在一起,这有损华山名声,尤其在大庭广众之下。所以远离了是非圈,独自一个人拿着酒壶喝酒,田伯光正要挤兑几句,忽然听到一个令他最恐惧的声音,这个声音可以让他天天做恶梦。身后之人笑道:“田子,你也来了,胆子不也不枉我把葵花宝典送给你修炼,现在知道挥刀自宫的好处了罢。”

田伯光转身惊恐地看着吴天,震惊道:“你真来了?”

吴天眼睛眨了眨,不解道:“少林是龙潭虎穴么?这么一个屁大的地方,我有何不敢来?嗯,你陪着自己的得意弟子来报仇,我则是来看戏。瞧瞧有几个不怕死,甘愿做佛门走狗的汉奸。想我汉家以前是没有佛的,可汉奸来了,佛也就有了。我这个人就是见不得这些汉奸整天在江湖上上蹿下跳,一见,心里顿时反胃,为了我的胃,我只能一并连他们的主人一起清理,我的眼睛和耳朵也清静了。”

田伯光听着吴天轻描淡写的神情,心不由一寒,心道:“吴天这是要下狠手了。”不过他对佛门这个秃子也没有什么好感,整天唧唧歪歪,有好处立即上,没好处就装作不知道,非常卑鄙的一群人。

想到这里,田伯光直点头道:“吴兄的对极了,这些秃子和苍蝇都敢清理,若是吴兄不嫌弃,弟倒是可以”

吴天淡然道:“你行么?你虽然修炼了葵花宝典,不过这佛门中的秃子还是有几个厉害的老秃驴,他们都快进土的人了,但其修为却着实不俗。重要的是,少林有胆子召开这次除魔大会,你以为人家没有准备,佛门中也有不少人修炼了葵花宝典,这些修炼葵花宝典的人早已有了必死之心,是针对我而修炼。”

田伯光惊骇道:“你是,这些人都是炮灰?”

吴天点头道:“聪明,一点即透。方证大师别看他在世人面前一副慈悲相,暗地里可黑得很。所料不错,华山有那般衰样,与他有着莫大关系。所以老岳来都不来,且华山也是道门中人,武当那个牛鼻子老道冲虚又撂挑子不干,拍拍屁股走了。嘿嘿,方证大师现在估计气的快吐血了。如果没有冲虚的怂恿,恐怕方证这个大秃子还没有这个魄力。”

田伯光舔了舔嘴皮,嘿嘿一笑道:“这牛鼻子也阴险啊,这回少林被他坑惨了。我以为方证和冲虚穿一条裤子哩,原来两人也是表面和气,暗地里却斗个你死我活。”

吴天道:“佛门和道门,本来就尿不到一个壶里,平时组建正道联盟,那是为了各自的利益,所以两人才会一拍即合,现在少林惹的事,却要道门分担一半,冲虚要是敢这样做,那他回去便将迎接道门的严惩。”

田伯光现在是彻底服气了,为何吴天人家在江湖上潇潇洒洒,想要哪个女人就玩哪个女人。这是人家的本事,自己想玩个女人却会引来所有武林人的公愤,这就是差距。

瞧着田伯光似乎懂了,吴天转身离开,遂又隐匿在人群中当起了观众。田伯光瞧着吴天不见了,直摇头苦笑。吴天怕是给他壮胆,暗示他可以在少林大胆地杀人,出事了有吴天担着。

田伯光只想帮着自己的弟子杀了余沧海,其余的事情他也想做观众,可他知道,吴天既然给他暗示,他要是不接,那他就将等着吴天的报复,对于吴天的报复,他可不想尝试第二次。

如果吴天是正道人士,他是不怕的,毕竟正道人士都要那张面皮。可吴天不是,吴天可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要是把他扔到青楼中,那他将晚节不保了。忽然耳朵又听到吴天的传音:“田子,令狐冲不错,好好珍惜,莫要错了这样的大好姻缘。如果令狐冲不上道,你不会下药么?哈哈哈”***芭乐视频app在线入口ios